陈数:雷佳音破了我的记录 他哭的时候我却笑场

  原标题:陈数:雷佳音破了我的记录 他哭的时候我却笑场

  

  搜狐娱乐讯 (三丁/文 马森/图 赵明奇/视频)陈数打破了很多女演员的禁忌,她聊起年龄、体重,毫不避忌。

  “这么多年,我的体重一直很稳定,大家看我胖一点、瘦一点,其实就是肿,并不是真正胖,我依然是52公斤。”

  “我们东方的观众的确很容易陷入所谓女性年龄的陷阱,被这些标签性的数字所影响,并不是18岁才能发光,谁说40岁不会发光?”

  说起她最近参演的热播剧《和平饭店》里,雷佳音因喜感的表演而引起的讨论,她也由衷赞赏,“我不断以旁观者的眼光,时不时给他赞美。我说,雷子你演得真好,那个节奏感太棒了,一看就是舞台上磨砺出来的好演员那种应有的那种连贯性和控制力。”

  对于今天的陈数来说,比起个人的闪闪发光,她愈加在意的是,对戏过程中彼此的配合,“这种配合共同达到的分数,会比我一个人在哪里哇哇哇的放光要更重要。”

  

  一张写满故事与风情的脸

  《和平饭店》播出过半,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8.1分。网友的点评里,点赞超过1000的短评里,有一条写:“陈数不是单纯的漂亮,而是美!美!美!”很多观众对《和平饭店》产生观剧冲动,来自于这部剧整齐划一的美感。

  陈数饰演的陈佳影站出来,几乎第一时间就说服了观众,她是南铁情报部门特聘的行为痕迹分析专家,马上进入了戏剧情境。这其中除了演员本身的表演能力之外,还有造型的功劳,尤其是陈佳影的口红。

  导演李骏在开机之前跟陈数有一次深谈,他首先跟陈数强调,这部戏要以更加接近于电影的方式来表演,同时他希望看到陈佳影身上有一些不常规的东西,比如更加魅惑,甚至有风情的气质,但她不是卖弄,也没有刻意的场景或者情节设置,要把这些很自然的糅合到细节之中。

  这是个很笼统的要求,一个兼具魅惑、风情,同时还智商开挂的女间谍,

  她是长什么样子呢?这是陈数解题的第一步,她就开始琢磨该怎么设计陈佳影的口红,毕竟她自己在这方面几乎是职业化妆师水准,有很多心得和经验。此前在拍《择天记》的时候,陈数带了50支口红进组,最后实际使用差不多30支,“我知道有的化妆师甚至都不像我这样纠结,他可能红色系的口红,有三五支就够了,我可能差不多有十几支,真的很小很小色差的这种红色。”

  陈数喜欢研究口红,主要是希望妆面能和服装造型结合,同时这也是她觉得做演员最有意思的一点——跟人物产生关系,甚至跟这个人物的一些戏产生关系。她举了个例子来说明她在这方面花的心思,“陈佳影在差不多八九集的时候,有两集的戏都是跟舞会有关系,她梳着像费雯丽那样的发型,穿着晚装长裙,那个口红我认为是一种很得体的红,没有那么显亮,因为那样的话她不会是陈佳影,但是它有存在感,它也匹配这样的晚装,它也匹配像大舞会这样的场合。如果细心的观众会发现,当陈佳影被瑞恩捂住鼻子,闻到毒的味道之后,它的唇色立刻变了,你要立刻调整,但是这个就是一种戏剧处理,因为你最终的妆容是为了你这个角色的一个故事情节推进在做服务,所以那时候就会直接往上覆盖一层很cherry的颜色,一下子就能把那种收敛性表现出来。”说完了,还意犹未尽,关于口红色号的选择,她可以结合素材讲好多事,简直是被演艺事业耽误的美妆博主。

  

  戏里戏外的仪式感

  “陈数是一位非常有仪式感的演员。”李骏如此评价,“很多女演员可能演不了民国戏,就是因为身上少了这种端庄和仪式感。”

  戏里的陈佳影,仪式感俯拾皆是。她要保持身上的清爽才可以从容思考,洗澡水要42度,慌乱的时候就要立即找到香水,借熟悉的味道冷静下来,即使身处复杂环境,头发都要梳到一丝不乱,这是陈佳影的仪式感。

  戏外的陈数,也有她的仪式感。我们去采访之前,她的助理提前半小时在采访间里点上线香,这是陈数的习惯,借熟悉的味道来凝神,让身心沉静下来。保温杯里的水也会在采访之前凉好,以便她说了很久的话之后,能马上喝到一口温水。

  陈数对自己很“严格”,她的生活方式比普通上班族都自律,“熟悉我的朋友们反正都会说,陈数的确是很自律的人,说到最简单的事情,哪怕跟朋友聚会,基本上10点半就一定要回家睡觉,绝对不跟他们熬夜。我说你们倒床就能睡,我还要做面膜,每天要护肤的。”

  她基本上保持晚上11点睡下,早上差不多6点半就起。早上起来,她先用半小时醒神,喝一杯蜂蜜水,通过温热的水让肠道顺一顺,吃完早餐,休息45分钟左右,就做一些深拉、静坐,让自己的气息恢复到不是有床气的状态。健康的作息与常年保持的运动习惯,让她的体重一直很稳定,都是52公斤,“其实有时候想想,演员的职责是要把最美的一面呈现给观众,但是在呈现的过程当中,其实是大损耗,特别是像我这种体能并不是那么强壮的类型,很容易疲劳,所以我会特别注意。”

  

  谁说40岁不会发光?

  《和平饭店》的特别之处,还在于这是一个在幽默与严肃之间游走的谍战剧,雷佳音负责幽默,陈数则去配合他的幽默感,给他托底。陈数越一本正经,就越显得雷佳音的不着调越搞笑。李骏说,陈数在演的时候,故意去把所有的“戏眼”抛到雷佳音身上,这对于演员来说,其实是很无私的,因为被观众注意到的,有趣的点都给到别的演员了。

  因为人物关系的设定,陈数跟雷佳音的对手戏,是最多的。陈数感慨:“导演一直在说,他拍戏以来,这次演员是他最满意和最舒服的一次阵容。对于我来说,也是深有同感,先不说其他优秀的演员,就说雷佳音和光洁,可能真的是因为职业演员,大家好像迅速就进入角色。”大家都迅速的感知和适应了彼此的节奏,并在戏里尽到各自的本分,“绝不会因为你过于跳跃,我也跟着跳跃,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每场戏,大家功能属性不一样。”

  陈数经常会跳脱出表演的情境,以旁观者的眼光,给雷佳音赞美。“那一场戏印象很深,雷佳音面对文编辑,说你也是共产党,你又是个什么什么那段戏,那真的是他演得太好了,当时拍完我在旁边看着,导演喊咔之后,我就说雷子你演得真好,那个节奏感太棒了,一看就是舞台上磨砺出来的好演员应有的那种连贯性和控制力。”

  好演员之间的互动感,那种严丝合缝的节奏感和分寸感,让陈数觉得这一次演得很过瘾、很舒服,“对于今天的我来说,其实我会越来越在意彼此在对戏过程当中的互相配合,这种配合共同达到的分数,其实会比我一个人在那里哇哇哇的放光要更重要,因为毕竟这是一个戏,它是需要以更专业的心态来面对。”

  但当下的影视环境里,陈佳影这样适合中生代演员的角色并不多,傻白甜比高智商御姐更吃香。陈数也不讳言她在这个阶段所遇到的瓶颈,“在2014年左右的时候,那几年特别忙碌,真的是一部戏一部戏接着拍,匆忙道你整个人是提着的,连躺在床上睡觉,你都知道自己并没有松弛。”

  这几年,她的产量少了,上一部参演的电视剧《择天记》里,开始给90后小生和小花们做配角了。但她觉得减产反而一次很好的休整,“虽然我们都明白,在事业的发展上最好马不停蹄,但是我一直认为在个体生命的历程上,还是要给自己喘息的时间,修整调理身心,不仅是身体,还有你的心,进行一些思考。但这一切也都是需要时间的。”

  采访的最后,陈数说,她也问过李骏导演,为什么当时陈佳影这个角色选择她来演?“好像我的年龄,大家会不会觉得不适合?但事实上我发现,我们东方的观众的确是很容易陷入所谓女性年龄的陷阱里头,却忽视了每一个生命个体有它自己绽放的光彩,有些时候是你的年龄覆盖不住的。我们忽略了去欣赏每个人身上发光的点,往往却把一种标签性的数据上的东西强加在身,然后深深的被这些标签性的数字所影响,并不是18岁才能发光,谁说40岁不会发光?所以如果今天能够有这样的导演看到我身上这种状态,能够发现我是非常匹配这个角色的人权,我真的也觉得很幸运。当然我也觉得永远让自己保持一个很好的状态,才是可以继续前行的法宝。”

  

  对话陈数:聊聊雷佳音、李光洁,还有她对口红的研究

  划重点1:雷佳音破了我的记录,对手演员演哭戏的时候我会笑

  搜狐娱乐:最初看到《和平饭店》的剧本,最打动你的是哪个部分?

  陈数:我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剧本,公司给到我,我看了5集,然后我说OK可以演,后面发生什么我都不知道,我就说要来演。最强烈的感觉就是编剧张莱老师,他的这个作品非常不像我们传统意义的中国电视剧,他很有美剧的气质。所以也是让我非常的耳目一新,尤其听说是由我们棒棒的李骏导演来导,更加充满了一种电影感的那种期待。当然事实上的呈现,我相信大家也看到,我们这个剧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有电影气质的,这个电影气质不仅仅是画面和视觉,最重要的是它是有很多镜头语言的运用,因此这一次其实包括我在内,表演上其实会跟我之前的一些电视剧不太一样,它更偏向电影化表演。当然40集的电影化表演,那么大长篇的篇幅,再加上那么多难背的台词,的确蛮考验我的。

  搜狐娱乐:你跟雷佳音的戏剧效果,给了大家很多惊喜。在合作之前,你了解雷佳音吗?他原本就是一个这么逗的人吗?

  陈数: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好演员,我也知道他特别是在喜剧方面有自己的擅长,但是真的跟他演对手戏,他是破了我的记录,一个是在对手演员演哭戏的时候我会笑,就是那场他半夜来看我睡觉,然后我突然醒了,我说你要干什么,他说你告诉我,你身上那么多细节,我是大老爷们,我血气方刚的,说着说着就哭了,然后我看他哭我就笑了。

  搜狐娱乐:他还一本正经的说,你连偶尔便秘都跟我说了。

  陈数:对,什么之类的,当时他就立刻说,姐你怎么能笑,我说我对不起你,但是我说实在是你演得太好了,我太想笑了。而且我也知道,后来好像播到这一集的时候,很多观众跟我有同感,也觉得太好笑。还有一场戏,很多人也在问,因为之前采访我说过,我说还有一场戏,他把我笑到不能自己,没有办法拍摄,最后我跟导演说我们歇会吧,导演说好,大家都休息去了,我就自己坐在那还笑了5分钟了。最后是笑笑笑,哗哭出来,这口气好像真正真正的干净了,可以不笑了,可以来拍了,你猜是哪场戏?

  搜狐娱乐:是那个他冲过去抱你?

  陈数:不是那场,我那场很冷静,那场还不够让我笑,就是他从烟囱上跳下来,说媳妇我来救你了,就那一大段戏,没有办法笑得不行不行,但那之后好像我算是经过了笑场的考验,之后他再演这些很有趣的戏,我不至于笑场了。

  划重点2:没想到李光洁壁咚的戏,反响这么大,化学反应太好了

  搜狐娱乐:这里面即使是奸角如李光洁,也没有把他塑造成一个完全的坏人形象。有一场大家讨论度特别高的戏,那个法国人死了,李光洁就抱着你说别看别看,很多观众就说,这场戏怎么这么苏。而且你们两人虽然立场不同,却都很自然,不会觉得他做出了逾越他身份的一件事情。

  陈数:这场戏我没有想到,因为后来有很多朋友跟我说,包括会发一些截图给我看,然后我看了之后,好像拍出了暧昧的气势。但是其实编剧张莱老师说,最初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并不是在墙上的,其实是在地上的,他把你抱在怀里,然后搂着你说不要怕不要怕,那个画面感好像更丰富,但还是现在壁咚这种方式会更舒服一点、更准确一点。

  搜狐娱乐:你们演的时候,也没有想到这场戏会有这样的反响。

  陈数:没有想到这么大,但只能说化学反应太好了。

  搜狐娱乐:你跟雷佳音之间壁咚的戏也挺多,他动不动给你弄在墙上,那个东北话就往外冒了。

  陈数:我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那场壁咚的戏,大概是在第三集的头应该是,我正在观察姚苰和众宾客在大餐厅里头,然后一转身,他就把我壁咚在柱子上,他说着如何勾引我的话,我说着如何分析爱情和环境场景的话。那场戏其实原本的剧本设定不是这样的一个形式,这场还真的是因为我的建议,我说雷子这场戏我们可以演得暧昧一点,因为我说在这么一个公开的场合,大家都是真正的住客,我们俩以夫妻的身份在入住,我们俩就应该展现出很亲密的样子,而不是就是很冷静在那说事,你要想到都是耳目,所以等于就是反而用一种你接着调戏我的方式,我接着让所有外人看到我们俩绝对是在调戏的神情,但实际上我是在分析所有的环境什么样,甚至最后我说你不要激我拿膝盖顶你那句话的时候,我就说这个时候我一定要凑上去在你的耳边说,他就说特别好。所以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好演员之间的互动感,就是大家一说,迅速就明白,这是有效果的一种表演方式,立刻就朝着这个方向彼此配合,而且节奏、分寸、度都会很舒服。

  搜狐娱乐:导演说其实你是特别无私的,因为雷佳音的这种表演方式是需要你去给他拖住,把戏眼抛到他的身上去。观众觉得他好出彩,其实是你们两个人对戏,形成了一个和谐的整体。

  陈数:其实如果观众能够看到这点的话,我会特别为观众开心,因为其实有了更多的欣赏作品的经验之后的观众会明白,其实表演是互动的过程,所谓拖、所谓动静的结合,最终都是一个平衡感,因为戏大部分都不是一个人演,都是和别人对手戏一起演,彼此是要协助的,是要互相水涨船高的。所以在头10集之前,的确是雷佳音的人物设置,真的是非常的出彩,非常的有喜感,非常的动。而观众第一真的不清楚陈佳影是个什么底,以为她就是一个卧底,一个我党的工作人员。所以她的那种平静、那种慎重,准确把握住了那个人物当时应该需要的状态,但同时其实也是在和雷子的那种动感,形成一个动静相结合的一个方式。我自己觉得还好,因为对于今天的我来说,其实我会越来越在意彼此在对戏过程当中的互相配合,这种配合共同达到的分数,其实会比我一个人在那里哇哇哇的放光要更重要,因为毕竟这是一个戏,它是需要以更专业的心态来面对。

  

  划重点3:雷佳音演吻戏,紧张得要晕了

  搜狐娱乐:跟雷佳音那场吻戏,吻得挺激烈,拍的时候已经熟了吗?当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?

  陈数:反正拍之前,可能雷子比我小一点,按他的话说,当时《铁梨花》在各种拿奖拿到手软的时候,他是在台下鼓掌的那个人。所以他其实对我很尊重,有些时候也比较含蓄,因为他事实上生活中没有那么闹,休息的时候他就默默在那里背词。那天我就记得我去他化妆的地方,我说雷子休息怎么样?我几乎每天都会这么去关心他,然后我们就各自进到摄影棚里去了,他说数姐,听说今天咱俩要拍亲嘴的戏。我说能不能用文明用语,你说我们俩的对话是不是很搞笑,是不是很像戏里的台词?

  搜狐娱乐:对啊。

  陈数:然后记得拍的时候,通常好像之前拍这种戏,一般执行导演、现场导演都会说清场、安静之类的。李骏导演说不用清场,我们这就是演戏,一个职业演员在现场演戏就是应该这样,为什么要清场,我说我都行。然后一开始需要走一下戏,走戏的时候我就说雷子我就吻上了,他说好。我试戏的时候我就亲他,然后亲完他之后,李光洁在旁边一个劲的起哄,说雷佳音,然后雷佳音说不行了,我晕了。我估计其实大家还是有一点尴尬,因为毕竟还是因为这次戏才刚刚认识,并没有那么那么的熟。但是我还好,我就走完戏等着调光,准备拍了我在旁边坐着,我也不跟他们说话,就坐着,接着开拍就拍了。现在想想其实还好,该怎么演就怎么演,而且也没有更多的一些细节上的不准确,因此遭到导演重新来一遍的要求。但是好像我印象中第一条拍的时候,快要吻到的时候导演说咔,然后说好像有个机位不太对,轨道不太稳定,然后就重新来。

  搜狐娱乐:感觉他更紧张了,那种懵逼,刚好符合他当下的心情。

  陈数:我觉得戏起到了应有的戏剧的效果,这是最重要的。

  搜狐娱乐:那他送你的莎士比亚,你看了吗?

  陈数:还没来得及。

  搜狐娱乐:有没有想着要回敬一个什么样的礼物?

  陈数:再说吧,我现场经常给他送很多好吃的。

  划重点4:一个口红控的自我修养,在品牌挑口红,完全无法自拔

  搜狐娱乐:你家里所有的保养品都贴标签,为什么有这样的一个设计?

  陈数:最早是被我经纪人发现的,当时去布达佩斯拍电影《火星救援》,我带去了一点我平时用惯的彩妆,因为我也会担心,外籍的化妆师,会不会能够更加适应我们东方演员的妆容,他就发现我会把几盒眼影,因为都是同一品牌的,标上色系,比方说它是蓝色系的、它是棕色系的、它是黑色系的,其实眼影还好办,因为你总不可能有一百个眼影。

  但是口红,我的确是一个口红控,真的现在想想,我特别爱买口红,我一个爱买口红,一个爱买指甲油。虽然口红也不会天天抹那么多,可能就是挑两支生活中很润的用用,但是好像就很喜欢看那些漂亮的色彩。指甲油也是,虽然我也不是天天都会涂指甲,但是看到那些指甲油我就会心痒痒,就会去买。

  我最高记录的口红差不多有70多支,但是前段时间刚扔了一半,因为它们都分别使用超过了一年半,我觉得就可以扔掉了,还是有保质期的问题。指甲油最高记录差不多有100瓶,有些时候我做美甲会带着自己的指甲油去,一带也是带好几瓶去,他们美甲师都会很惊讶,说你怎么会有这么多指甲油,我说我的指甲油可能比你们店里的指甲油还要多。因为现在大家都已经开始习惯做甲油胶,反而涂指甲油的机会少,所以我说那我就帮你们选了。

  搜狐娱乐:你也跟很多爱买口红的普通女孩一样,看到有限量款,你就会忍不住要把一套都买了。

  陈数:对,而且各大品牌专柜都要逛一圈,在那慢慢挑,很浪费时间。

  搜狐娱乐:对口红质地,还有不同的要求,是吗?

  陈数:对质地有特别亚光、润泽的等等,有些时候也是看品牌,会买很多,也会造成一个问题,你找口红的时候好费劲,一个一个拔开看颜色,所以最后就是为了给自己找方便,就会在口红上面贴颜色。这样的话,你放眼望去,起码你知道,我是找红色系的话,我就把这些红色系拿出来再细选,就不会把这几十支一支一支的选,那就很浪费时间了,所以他会发现我有这个特点。

  搜狐娱乐:你的化妆师会很有危机感。

  陈数:我的化妆师跟我在一起,经常能从我这学习到很多的经验。

  搜狐娱乐:《和平饭店》拍摄的时候,你先生也去探班了,为你庆祝生日,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还是会互相给惊喜吗?

  陈数:他特别喜欢制造惊喜,但是我这个人这方面有点不太浪漫,我不是那么很喜欢惊喜,我从刚认识他开始我就跟他说,我不是那么喜欢惊喜,所以还好。那次其实也谢谢他,其实不仅是来过生日,同时我觉得通过来现场,也给各位其他的演员、主创,也给他们做面,给他们享受他所做的美食,精心准备的,是一个和大家的互动。因为拍到三个月,进入到第四个月拍摄期的时候,一定是大家都比较疲累的时候,所以有这样的亲朋好友,剧组的亲人来探班,能够给大家都带来一些欢乐,我觉得也是好事情。

  责任编辑:

  投诉